这次输得更过分!重庆“老麻将”巴黎排倒数

]这几年麻将在国外越来越流行,外国人的技术越来越高了,由于规则不一样,中国人输给老外也很正常

“吃!”“对!”“和!” 老外打麻将也要说中国话,不过他们不赌钱,而是将麻将当成一种付费的运动项目在耍。身居法国巴黎的重庆崽儿吴欢也加入了当地的麻将俱乐部,然而,自称在重庆就是“老麻将”的他,竟然在俱乐部最差的一次成绩是倒数第二。

昨日,记者通过QQ采访了远在巴黎的吴欢。他表示,“这几年麻将在国外越来越流行,外国人的技术越来越高了,由于规则不一样,中国人输给老外也很正常”。记者采访了解到,今年9月,吴欢将作为法国最大的麻将俱乐部里唯一的中国选手,参加奥地利国际麻将大赛。

身穿白底红字T恤,吴欢坐在麻将桌前,和他同桌的是3个同款式服装,但不同颜色皮肤、头发的外国人。而窗外,正是时尚之都巴黎。

32岁的吴欢出生在铜梁,从记事起就知道麻将,家里也有亲戚开茶楼。“每次回国都要和朋友打上几圈。”2003年,吴欢到法国求学,毕业后留在巴黎工作。每年休假回国探亲,打麻将成了最多的娱乐。

最近两年,吴欢在巴黎街头居然看到了麻将俱乐部的身影,金发碧眼的老外也热衷于坐在四方桌前搓麻,他跃跃欲试。

今年初,吴欢学会了国际麻将的规则,加入到法国最大的麻将俱乐部“Tnt”,开始和老外打比赛。“随着麻将在国际上的推广,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开始学习打麻将,而且他们的技术越来越高”,吴欢说,他所在的俱乐部里有55名成员,出过5个法国全国的冠军,而他是唯一一名中国人。

吴欢介绍,麻将,作为中华大地上最常见的棋牌游戏之一,直到8年前才正式走向世界。2005年10月,世界麻将组织在北京成立,由中国、日本、美国、德国、法国等多个国家的麻将组织共同倡议,其宗旨是不断扩将的影响,推动麻将文化交流,增进国际友谊。该组织定有严格的麻将游戏和竞赛规则,定期在各国举办世界杯系列赛、世界麻将对抗赛及网上麻将赛等赛事。

“法国赌钱是犯法的,在法国打麻将算是一项运动”,吴欢表示,巴黎现在有10个左右的麻将俱乐部,牌友们会加入到不同的俱乐部里,每个俱乐部都有专门的队服。俱乐部会定期举行一些比赛,牌友只需缴纳几十到一百欧元不等的钱就可以参赛。每个参赛者手里有等量的筹码,比赛结束后根据手里的筹码兑换积分。

“积分达到一定的数量,选手便可以参加国家、国际级的比赛”,吴欢告诉记者,每年的国际麻将比赛上,各俱乐部都有代表参加,优胜者不仅代表个人,也代表他所在的俱乐部和国家,但这些都和金钱没有直接关系。

在去年黔江举办的第三届世界麻将锦标赛上,来自北京的段燕斌战胜各国选手,获得个人赛冠军。“但这个冠军,就只是一个冠军而已,并不会像奥运冠军那样,得到巨额奖金”,吴欢说,实际上,参加这次比赛的选手均可获得一枚金牌,冠军也和上两届比赛一样,没有一分钱奖金,“按照我们的说法,这叫作‘卫生麻将’”。

吴欢介绍,虽然很多老外不懂中文,但是他们坐上麻将桌,个个都说得出麻将的中文术语。

按照《国际麻将竞赛规则》规定,比赛进行中的“对”、“吃”、“和”等具体行为,都需要用中国话说出来,说错了要扣分。这一规定就要求外国人打麻将时必须讲中国话。

“在前两次的欧洲麻将锦标赛上,因为发音习惯,法国人讲‘胡’很困难,闹出了几起笑话”,吴欢说,其实法国人说麻将术语是音译的日语发音,经过两个国家的发音影响后有些不标准,“他们虽然不懂中文,但都明白麻将上的符号所代表的意思”。

吴欢所在的俱乐部里,麻龄长的已经超过10年,还有队友到重庆黔江参加了第三届世界麻将锦标赛,“比赛前,他们在当地找了一个麻将馆专门练习,当地居民里三层外三层围着看热闹”。回到法国后,这些参赛队员一度饶有兴致地跟吴欢分享这次比赛的见闻。

吴欢表示,因为世界麻将锦标赛是竞技性体育赛事,采用的是世界麻将组织颁布的规则,比各地娱乐性质的麻将规则更复杂,中国玩家并不一定占优势,“我经常输,在俱乐部里最差的成绩是倒数第二!”

据吴欢介绍,竞技麻将的打法,不用“打缺”,也不“血战”,还可以“吃”牌。胜方得分,负方得负分,自摸分数会较高。最大番数为88番,分别是大四喜、大三元、十八学士等,而成麻里的“清一色”和“对对和”,在国际麻将中仅24番,“中等偏下的难度”。

吴欢表示,国外麻友一直采用竞技麻将的标准,而中国的麻将高手采用各地不同的标准,在竞技水平上并没有优势。

趣味麻将大赛战罢 雀神云浮小伙领走汽车大奖2013.03.2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粤)—非营业性—2017-0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