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牌”换“车牌” 究竟是谁将得“便宜”(组图)

从昨天开始,市民徐秋英特别留意起每天报纸、电视上关于私人汽车牌照拍卖的消息。实际上,徐秋英自从7月26日成为申城私人摩托车牌照转变为私人汽车牌照(下文简称为“摩牌”换“车牌”)的首批转换者之一后,她就一直很关注这件事的进展。考虑到现在的家庭经济情况,徐秋英选择了将转换来的“车牌”委托拍卖。9月份起,徐秋英和另外2750名市民通过“摩牌”换“车牌”转换来的私人汽车上牌额度,可正式“入市”拍卖,这将会给“芝麻开花节节高”的私车牌照拍卖带来什么影响?一度众说纷纭的“摩牌”换“车牌”政策,又会使谁成为真正的受益者?

据上海市公安局交巡警总队车管所提供的权威资料显示,7月26日至8月25日首批“摩牌”换“车牌”的摩托车共有4001辆,其中委托拍卖的车主2751名,占总数的70%,选择自用的车主1250名,占总数的30%。

20多岁的朱小姐是30%的车牌自用者之一。这两天,她不必操心刚刚换来的车牌能拍出什么价钱,而是一门心思等着自己新订的一辆别克君威轿车什么时候到家。

“我原来那辆摩托车开了没多久就闲置在家,好几年没动了,如何处理一直是个麻烦事。这回的新政策可以说是‘盘活’了我的闲置资金,不花什么钱就换来一个车牌,让我提前告别了‘本本族’,开上自己的轿车。”

54岁的谢先生则用“水到渠成”形容自己对这一政策的理解。由于工作关系,谢先生开了近30年的摩托车,先后开过的摩托车不下10辆,所以,他对摩托车是有很深的感情的。“我们有句行话,说摩托车是‘肉包铁’,汽车是‘铁包肉’,开摩托车的确危险。而且摩托车速度慢、排污厉害,对城市交通和环保都有影响。我年纪大了,家里经济状况也不错,本来就想买辆轿车,只是由于车牌太贵,有点犹豫。现在正好,有关部门出台‘摩牌’换‘车牌’的政策,我当然举双手欢迎。”

徐秋英的摩托车买了9年,平时也不怎么开,但每年为这辆车子开销的费用,着实让她有些“肉痛”。

徐秋英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摩托车闲置了,但每年验车费、养路费还要缴吧?摩托车停车费也要给吧?如此算来,即使不开,一年也得花1000多元钱。”“摩牌”换“车牌”政策的实施,对徐秋英而言,非但帮她卸掉了一个“包袱”,还带来一笔不菲的收入。

8月份上海私人汽车牌照拍卖再创“新高”,平均价格是39369元。虽然按照惯例没有公布最高拍卖价格,但据上海市国际商品拍卖有限公司高层人士透露,花4万多元拿走车牌的有“相当一部分”。而在“摩牌”换“车牌”风声传出前的今年四五月份,上海摩托车交易市场一个“摩牌”顶多卖到16000元。

按照上月的拍牌价格,39369元与16000元之间的差价,可以说是“摩牌”换“车牌”政策提供给摩托车主们的“实惠”。由此也不难理解,为何7月26日“摩牌”换“车牌”施行第一天,位于大柏树的上海市车辆管理所空前火爆、人如潮涌。与此同时,70%的换牌者选择了车牌拍卖,就是想乘着车牌价格一路上涨的机会早点把“实惠”享受起来。

“摩牌”换“车牌”政策给那些拥有摩托车的部分市民带来的益处是显而易见的,但其意义显然不止这点。

上海市统计局贸易外经处处长顾国权认为,这项举措“政府不花一分钱,却可以拉动市场消费至少8亿元”。这还只是指首批换牌的4001辆摩托车产生的市场效应。

“根据我们统计局的资料,上海现在每个月的消费总额在180亿元左右,汽车、家居装潢、耐用消费品和餐饮业是‘四大主力军’,其中又以汽车最大。按照实物消费计算,此次换牌产生的4000个额度将产生4000辆轿车的消费。平均一辆车连牌带车20万元的线亿元,这还不包括服务性消费,如税收、保险、汽配、装潢等。由此可见,‘摩牌’换‘车牌’这一举措刺激了汽车消费,对整个市场消费的拉动作用也不能小觑。”

顾国权预计,由于大部分车牌拍卖成交是在9月份,购买汽车的“消费流”也将出现在9月和10月份。

“摩牌”换“车牌”政策受到质疑的最主要方面,是3年内通过转牌多出5万辆轿车这个“交通净增量”对目前申城交通的压力。

对此问题,市车管所有关人士解释说,车辆增长快与道路增长慢的矛盾始终存在于城市发展的进程中,“摩牌”换“车牌”不会对城市交通造成负面影响是因为:一,相对于现在全市七八十万辆机动车的保有量,每年通过转牌进来的几千辆轿车微不足道;二,转牌从根子上解决了摩托车速度慢、效率低和扰通的问题,相对于转牌增加的轿车对交通所造成的压力,这个政策的积极意义更大。

首批“摩牌”换“车牌”的统计数据有力地支持了交管部门的判断。在4001辆转牌摩托车中,环线%;环线%,这显然有利于市中心区域交通状况的改善。与此同时,转换的在用车3222辆,占到81%;报废车779辆,仅占19%,这正好体现了新举措“减少摩托车数量”的目的。

另一方面,通过转牌,每年在计划外多出了近万张车牌额度进入车市,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稀释”目前一路走高的私车牌照拍卖行情、平抑过热的牌照价格。这个作用,车牌拍卖公司的一些人士表示认同,他们估计9月份的私车牌照拍卖价格会比8月份略有下降。

而交通管理部门和其他政府主管部门的人士更认为,“摩牌”换“车牌”这个地方性政策的出台,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给上海城市管理提供一个可资借鉴的成功“样本”。

上海市交巡警总队有关人士告诉记者,摩托车问题就像“牛皮癣”,他们年年搞专项整治,严打一阵、取缔一阵,当时好一些,过后又恢复原样。

摩托车不利于城市交通只是一个方面,以摩托车为主要作案工具引起的社会治安问题和摩托车排污导致的环保问题也很突出。

根据《上海市城市交通白皮书》确立的“逐步减少摩托车,对摩托车的使用实施区域控制,并加强摩托车管理”的原则,市交巡警总队和市改革与发展委员会开拓思路,由过去的“管”,变成现在的“换”;从以严查、取缔为手段的“堵”,变为积极“疏通”摩托车置换的出路,给摩托车主开出一条换车牌、得实惠的“康庄大道”。

经此一策,摩托车主不用动员抢着换牌,汽车生产经销厂商订单立即增多,想买轿车市民多了私车牌照额度,摩托车数量减少改善公共交通……“摩牌”换“车牌”,得“便宜”的岂是那么几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