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会陷入“社会秩序维持”泥潭吗?我们有3大优势不怕

然而,分子总是在其中蓄意破坏两岸关系,借助他国的力量来试图搞两岸对抗。

倘若台湾统一后,残余分子很有可能会扰乱社会治安,通过破坏铁路、公路、学校、医院等基础设施,来达到让社会恐慌的目的,从而给政府施政带来压力。

对岸是我们的骨肉同胞,如果随意使用非和平的手段,其负面影响确实存在,会给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带来负担和动荡。

美国更会以此为借口,打着所谓“共同价值观”的旗号,拉拢西方国家,共同制裁、封锁或者隐性制约中国。

近年来,随着大陆巡航次数和军机架次的增加,西方国家的舆论一直有一种观点,那就是:

大陆虽然在实力上已经远远碾压台湾,但是,如果武力统一,必然会陷入社会秩序维持的泥潭。情况真的如此吗?

有人说,既然我们的军事实力已经完全碾压,那为什么我们不可以直接呢?

其实这里有一个基本的逻辑,那就是大陆对于这一行动的最终目标提出的要求很高,我们要对台湾同胞的切身利益负责。

因此,我们虽然硬实力够用,但从更高的全局层面考虑,仍需要做大量的工作。这个问题在前面我们已经讨论过。

此外,也正是我们在这里所要聊的是,历史上,任何一次武力强行行动,都会面临着社会秩序的维护和管理难题。

无论是正义的统一战争还是非正义的侵略性战争,只要存在客观的抵触力量,这个问题始终存在。

2003年爆发的伊拉克战争,美军大摇大摆侵占别国,最后却灰溜溜离开,使得自身在国际上的地位受到了严重冲击。

自己还白白搭进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最后只得到了国际社会的一片骂声。

我们抛开这场战争的背景和性质不谈,仅从美国遭遇的社会秩序维持层面分析,就会发现,我们是可以从伊拉克战争中,汲取经验和教训的。

重要的一点是,这一战争是非正义性的,本质上这是一场侵略战争,是美国强加于伊拉克人民的。

而大陆,属于中国内部事务,从历史的角度看,台湾一直就是我们固有领土,我们的行动绝对是正义的。

因此,中国接下来要做的工作就是不断在双边和多边外交场合,阐述中国的立场,让中国正义的声音,被更多的国家听到并接受。

这从根本上决定了我们将会遇到的社会秩序维持的压力,整体小于美国在伊拉克的非正义行动所遇到的相关压力。

其次,美军在伊拉克的行动存在巨大的缺陷。美国在行动之前,并没有真正了解伊拉克的国情,特别是伊拉克武装力量所擅长的领域。

本质上,是做贼心虚,不相信伊拉克人,毕竟,伊拉克人相对于美军,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而如果势力想要对我们展开社会秩序维持活动的抵触行动,其多半也是依靠他们是“本地人”的熟悉优势。

对此,我们可以充分考虑,提早做好准备,发挥岛内正义人士的作用。因为岛内的主流是向着大陆,或者是经过争取,属于人民阵营的人。

最后,美军采取军事占领并扶持一个亲美政权的做法,本质上缺乏长期管控安排的行为。

美军原以为,这样做,美国就可以在撤军后,通过傀儡政权,依然保持对伊拉克的控制,但美国并没有考虑其他的政治和社会因素,特别是中东地区的宗教跨国情绪的影响。

根本上看,美军的失败还有一点重要原因,那就是他并没有考虑伊拉克人民的利益。

萨达姆政权被推翻后,并没有及时、有效地建立一个可以安抚民心,顺应民意的政府,也没有把伊拉克的未来交给伊拉克人民自己做主。

而我们在统一后,必然是建立岛内的人民当家作主、而非蔡政府当家作主的新政权,是代表岛内民众利益的政权。

所以,在的过程中,我们注重军事层面,更站在骨肉同胞的利益角度,高度关注和维护台湾同胞的切身利益,保护他们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保护他们的合法权益。

从社会秩序维持的能力上看,大陆后,在社会秩序维持管理上,有着3大优势。

首先,一国两制或者尊重两岸的历史差异,是我们对台湾回归后的基本态度,这一制度本身的战略空间非常大,是一种统一的制度优势。

一国两制在香港、澳门已经获得了高度赞许,获得了巨大成功,这一制度本身的韧性和灵活性很强。

台湾现在是资本主义制度,在制度方面与香港和澳门相同,但不同的是,台湾的资本主义制度有着式的瑕疵。

大陆可以利用两岸的经贸往来,帮助台湾解决实际困难,有效保证台湾的社会稳定,保证过渡期的平稳有序。

统一后,台湾在除军队和外事等领域,不仅可以保留原有的与各方的合法合作,还可以获得来自大陆的强力支援,仅旅游业就足以惠及台湾人民,人民的生活水平将会获得大幅度提升。

此外,中国从来都是为人民的根本利益着想的,而都是贪图小利之辈,所以,台湾同胞的个人权益必将得到充分的保证。

城市巷战是在短兵相接,而且都依靠着坚固的建筑物,对特定目标进行激烈的争夺。

在作战过程中,军队行动会受到民众、建筑物、作战样式等的影响和限制,双方的作战行动往往也都是多轮、多点行动。

美军在非法的伊拉克战争中,之所以始终无法解决伊拉克民众的反抗,除了战争非正义外,还因在持久的社会秩序管控中,美军人数和力量相对有限,不占优势。

有时候,甚至需要靠着亲美势力去解决,让他们自己人打自己人,解决美军人力不足问题。在这一点上,我们根本就没有这个困扰。

其一,是在战略目标上具有优势,因为对于台湾的定位非常清晰,且自主性和可执行性非常强,所以目标的达成就相对容易一些;

其二,在战术上,不惧怕西方媒体的恐吓,我们拥有丰富的经验,拥有在人数上、战术上、武器装备上的绝对优势;

香港回归前,西方势力总是担心,大陆这个不行,那个不行。澳门回归前,西方势力还是在担心,大陆这个不行,那个不行。

现在到了的时候了,西方势力还在借助于舆论手段,鼓吹大陆没有办法管控好台湾。

我们发现,这是西方势力一以贯之的套路和手段,其本质用意,是让大陆知难而退,搅动台湾岛内百姓的心神,鼓动他们对大陆合法行动采取不同程度的。

一方面,回应西方舆论的不良导向,另一方面,争取台湾岛内最大多数民众的支持,分化瓦解蔡英文政府,抵消蔡政府长期以来的不良舆论宣传。

在舆论宣传战上,我们有着多年来的经验和优势。在革命战争年代,宣传就是有力的武器。在和平建设年代,同样如此。

在祖国统一的关键进程中,宣传仍然是我们不可放弃的武器,而且我们有着深厚的宣传功底。

因此,所谓的我们没有能力做好岛内统一后的社会秩序维持,就是一个伪命题,我们必须警惕其中的陷阱和政治绑架。